他連忙看向葉子墨,見他正冷着臉看自己。

難道他這麼處理不對?

以往有女傭試圖引 誘他,都是第一時間辭退的啊。

這次確實不一樣,他可沒親口說過哪個女人引 誘他了。真是伴君如伴虎,看來他的心思他非得小心琢磨才行。

「你認識到錯誤了嗎?」管家改了口。

「認識到了,我以後不會再犯這種錯。」夏一涵極認真地說道,就好像她真的錯了。

「以後不犯,這次也得受罰。」管家戰戰兢兢說完這句,又看了一眼葉子墨,他卻轉身離開了。

「明天開始,你每天除了做完分內的工作,還要把這個大廳用抹布擦三遍,連續擦半個月!聽懂了嗎?」

「聽懂了,我一定會做好的。」

管家為了面子上過得去,讓所有女傭全部給他立正站好。

「記住了,誰都不許像夏一涵這樣,不要試圖引 誘葉先生,他也不可能看上你們這種人,你們要有自知之明。」

夏一涵的臉紅的發燙,昨天之前以為做個女傭,最多辛苦一點兒,誰能想到還要承受不白之冤。

管家訓話很久,直到所有人全部羞愧地低下頭,他才滿意了,開始說別的事。

「現在分一下房間,方麗娜,劉曉嬌一間,趙天愛,夏一涵一間,孫萌萌和酒酒一間……現在跟我去領鑰匙,認房間。」

管家帶着她們離開富麗堂皇的主宅,步行約五百米,才到了工人區。

所有的女傭安保人員包括醫生廚師,打雜人員,一律住在這裡。

按照事先分好的,管家給每個人一把帶着房號的鑰匙。

「明早六點起床,到工人房門口集合,現在解散!」

夏一涵打開門,剛要進去,就聽方麗娜沖她吼了一聲:「夏一涵,你給我站住!你不要臉引 誘太子爺,害的我們全跟着挨罵,你就沒事人似的,想溜回去睡覺?門兒都沒有!」

夏一涵轉回身,很平靜地看着方麗娜,「那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你看看,這種女人,要不要臉?她怎麼就對我們一點兒愧疚感都沒有?」

趙天愛和孫萌萌應和道:「就是,太不要臉了。話說回來,人家本身就沒臉,要不怎麼會往水裡跳,搞濕身誘 惑呢?」

幾個人一唱一和的,話越說越難聽,酒酒上前勸,她們根本不理。

劉曉嬌也怯怯地小聲勸道:「麗娜姐,我看夏姐姐也不一定是故意的……」

她話還沒說完,方麗娜就伸手來推她。

「有你什麼事?你再幫她說話,小心我抽你!」

本來她們說什麼,夏一涵只當聽不見,可劉曉嬌是幫她說話,她就不能再沉默了。

她一把拉住劉曉嬌的手,把她擋在身後,揚聲說道:「確實不關她的事,你有什麼本事,沖我來。」

「以為我不敢抽你?」方麗娜說着,真揚起了手。

夏一涵只是冷冷看着她,「你的手落下來,明天就會被開除,你試試看!」

方麗娜可是來引 誘葉子墨的,他不僅是億萬總裁,還是東江省商會會長的獨生子,人稱太子爺。大家來應聘女傭人,有誰不想爬上太子爺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