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闆,你女兒又黑又瘦,高二就懷孕打胎,鬧得全校皆知還被學生家長聯名要求學校開除了,這質量……嘖,五萬塊不能再多!」

「誤傳,都是誤傳!凌大師您看看,我這兒有處 女鑑定書!剛剛滿十八歲,絕對值能二十萬!」

「六萬!」

「至少八萬!」

「好吧,八萬就八萬吧,微信轉賬。」

於是,江夢嫻就這麼被她的親爹金凱以八萬塊的價格賣給了凌雲,因為凌雲算了金凱企業瀕臨破產是因為江夢嫻的命格太硬,克了金家氣運,雖然她出生就沒見過親爹,正巧凌雲知道一個老光棍大概能鎮住她的霉運,索性做個中間人撮合一下。

凌雲看起來很年輕,斯斯文文的,可是在帝都上流社會,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望,被捧為『帝都第一玄學大師』,他就算說屎是香的,也無人質疑。

江夢嫻拎着一個髒兮兮的舊皮箱,穿着舊舊的連衣裙,孤獨地站在一邊垂着頭,黑黑瘦瘦的小臉布滿迷茫,空洞的雙眸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生氣,只能探尋到一團死氣沉沉,手裡攥着的一紙能證明她清白的『處 女鑑定書』,整個人空洞、麻木。

她靠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城南一中,免費食宿衣食無憂、還能拿最高的獎學金,如果能順順利利地考上全國最好的帝都大學,她就能徹底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懷孕墮胎傳言,讓她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學業、未來和愛情……

金凱走得急匆匆,都沒看江夢嫻一眼,只希望她這瘟神走得越遠越好,不要禍害他的家產。

他走後,江夢嫻低着頭,拎着自己的行李背着一個舊書包跟着凌雲出了咖啡廳的玻璃門。

在橋洞裡窮得吃土的時候,她爹從天而降來接她,先是送到醫院做了鑑定,再轉送賓館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就送到凌雲這兒來了,大半天水米不粘牙,她肚子餓得咕咕叫。

正是九月末的午後,太陽猛烈,江夢嫻垂着頭站在陽光里,整個人曬得焦黃焦黃的,凌雲西裝革履,跟她處於兩個畫風,他撐開一把嬌氣的小黑傘給自己遮陽,一邊打電話。

「餵?老傢伙,路上呢?你老婆我接到了,給你十分鐘,趕不過來的話,你老婆我就送別家了。」

一直沒說話的江夢嫻豎起了耳朵。

這是在跟她未來的老公說話?

據說她老公命硬,家人都剋死完了,誰沾上誰倒霉,正好和出生剋死媽、十歲剋死親姥姥、十八歲克得從未見過面的親爹差點破產的她互補。

他倆結合正好互相傷害、造福社會。

江夢嫻無力地想象了一下未來老公的模樣,地中海、蒜頭鼻、肥頭大耳,要是再有個標配啤酒肚就完美了,聽口氣,好像年紀還有點大,40?太年輕,至少50起底。

簡短說了兩句之後,凌雲掛了電話,終於想起江夢嫻是個活人,開口跟對她說了第一句話:

「你老公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長得不錯,還是個處男。」

又叮囑她:「待會記得乖一點,主動叫老公。」

江夢嫻一雙大卻空洞的眼無辜地看着他,她有種不祥的預感,她老公可能不只地中海啤酒肚這麼簡單,有可能還半身不遂、性無能……

只要有口飯吃最好是能讓她繼續上學,啤酒肚就啤酒肚,性無能最好,可就怕生理不行心理變 態!

熱得冒汗的她,忽然渾身一涼,打了個哆嗦。

一個哆嗦才剛打完,一輛車身光滑如鏡面的邁巴赫跑車以一百碼的速度開來,並且急剎在了他們面前的停車位上。

凌雲打着傘向前走了一步,江夢嫻猜那是她未來老公的車,也打起精神去看。

這日頭像從天而降的金光,將整個世界裝點得亮光閃爍,邁巴赫豪車的車窗全黑,她使勁兒墊腳也看不見裡面的人,駕駛室車門最先打開,一條碩長的大腿伸了出來,一雙黑色冷峻皮鞋穩穩地落在地上,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江夢嫻順着那大長腿往上看,見那男人約莫三十出頭的年紀,微微古銅色的皮膚,五官端正,就是左眉似乎有一點疤痕,卻為整張臉平添了幾分男子氣息。

這是她那個年紀有點……大的老公?

在江夢嫻看來,這簡直驚為天人,好帥好酷!

老公如此完美,更讓她心裡平添了幾分驚恐——他不是啤酒肚也不是地中海,那一定是有特殊的原因才沒結婚,比如心理變 態,而且很變 態!顏值越高,心裡越變 態!

江夢嫻嚇得腿肚子軟了,覺得自己應該乖一點、主動一點,免得以後去了老公家裡受苦,於是,她鼓起勇氣,上前兩步,主動開口:「老——」

『公』字還沒出口,她『老公』冷峻地一轉身,恭敬地打開了邁巴赫的后座車門,從后座里,又出來一條比她老公那條大長腿更修長的西裝褲大長腿。

一個穿着雪白襯衫男人下了車,薄薄一層夏衣蓋不住他比例完美的健美身軀,清風朗月般地站着,宛若一個行走的衣服架子,碎發看似凌亂卻非常有型,發尖垂下兩絲在寬廣俊氣的額頭上,烏黑髮絲在日光下有微光反射,那俊美的五官透着別樣的俊氣,連墨鏡都沒法掩蓋。

他背對着萬里金光行來,仿佛帶着光圈的神人,讓江夢嫻驚艷得連她老公都忘記喊,就這麼看着那個人,見他緩緩摘下墨鏡,一雙深邃的眼落入江夢嫻的瞳孔之中。

那人一雙眼從上打量到了下地打量着江夢嫻,打量了好幾遍,第一遍似乎有絲嫌棄,劍眉微微地蹙了一下,看第二遍,似乎是說服了自己,硬生生地把那點嫌棄壓下去了,看第三遍的時候,眉頭終於放鬆了,眼裡現出幾絲喜歡。

他大步走向江夢嫻,裹着一陣冷厲的風吹來,眼看着江夢嫻,手卻忽然伸出,搶了凌雲的黑色遮陽傘,撐在江夢嫻的頭上,替她遮住了烈日,送來了幾分陰涼。

他一記冷冷的眼風扔向了凌雲,終於開口:

「你曬着我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