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大學畢業的那年,我爸在工地上出了事,斷了一條腿,躺在了醫院裡面,為了籌集二十萬的手術費用,我和我媽到處借錢。

在我都快絕望的時候,一個電話卻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我的大學同學李菲告訴我,她有辦法可以幫我解決眼前的困境。

我急忙問她是什麼辦法,她就告訴我,她有個朋友要招上門女婿,要求我基本都符合,只要面試通過就可以。

而且她還特地告訴我,那個朋友叫江柔,家裡很有錢,而且是雲庭集團的高管,只要我能應聘上,彩禮錢就能支付我爸的醫藥費。

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還有些猶豫,但考慮了一晚上,我還是做下了決定。

在李菲的引見下,我第二天就和她見了面,本來我以為,會花這麼多錢招上門女婿的女人,八成都是奇醜無比,可是我見了本人之後,才發現是自己錯了。

江柔看起來還不到三十,穿着制服套裙,短裙下面是絲襪,緊身的衣服似乎都包裹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胸脯。

我偷偷地盯着她高挺的胸脯和大腿,腦子裡面不停地閃着各種畫面,甚至還想着跟她新婚之夜的事情。

江柔翹着二郎腿,一臉冷冰冰地看着我,面試的過程不過十分鐘,我只跟她說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因為太過緊張,說話都是結結巴巴的。

回去之後,我頓時就覺得有些懊惱,以我當時的表現,肯定是沒戲了。

但讓我有些驚訝的是,等到第二天,江柔竟然親自打電話給我,說我面試通過了,還讓我抽個時間,跟她去登記結婚。

我拿了她給我的二十萬彩禮,付了我爸的醫藥費,過了幾天之後,就和她在酒店裡面舉辦了婚禮。

婚禮擺了幾十桌,來的人非常多,還有不少我以前的同學,都說是我福氣好,居然娶到這麼一個極品富婆。

我被他們灌了很多酒,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滿腦子都是待會進了洞房,跟江柔在床上翻雲覆雨的場面。

所以我就有些忍不住,伸手在江柔的大腿上摸了一下。

可是江柔卻絲毫不給我面子,朝我蹬了一腳,還惡狠狠地說:「我們只是假結婚,你別想碰我,今天晚上你睡樓下,不許上來。」

她罵完之後,又把我拉到旁邊,說是要跟我約法三章。

我和她只是假結婚,不管是現在還是結婚以後,我都不許碰她,但是在外人和她家人的面前,我們都要裝出恩愛的樣子,絕不能被發現破綻。

聽她說了這麼多,我也有些清醒了過來,知道跟她只是假結婚,頓時就感覺非常沮喪。

江柔住在二樓,我住在樓下的小房間,這明明是我的新婚之夜,卻要一個人獨守空房,我感覺有些淒涼,就多喝了幾杯酒。

現在我的腦子裡面,全都是江柔那豐滿妖嬈的身段,真恨不得馬上就衝到樓上去跟她雲雨一番。

但我的理智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現在我也算是寄人籬下,還跟她簽訂了協議,就算是真有什麼不滿,也只能忍着。

但到了半夜的時候,我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開門的聲音,就小心翼翼地湊過去一看,只見一個大胖子從外面進來,然後就躡手躡腳地進了二樓。

這個大胖子油頭肥腦,像是頭豬一樣,所以也非常好認,剛才我在宴會上見過他,聽說是雲庭集團的老闆項偉強。

他這個時候跑過來,肯定沒有好事,我在樓下猶豫了好久,最後還是咬了咬牙,躡手躡腳地跟着他上了樓。

我走到江柔的門前,忽然聽到裡面傳出來無比銷魂的叫聲,在寂靜的走廊裡面,顯得格外刺耳。

項偉強看起來是非常着急,進去的時候,就連門都沒關上。

我的心裡「砰砰」直跳,小聲地挪了過去,從門縫朝裡面張望。

只見江柔正躺在床上,身上的婚紗早就被丟到了地上,她兩條腿盤在項偉強的腰上,臉上滿是銷魂和迷離的表情。

項偉強也是連着喘了幾口粗氣,不停地撞擊着江柔的身體,讓江柔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嬌喘。

我看着江柔那晃動的胸脯,雪白得在燈光下都有些刺眼,她抓住旁邊的枕頭被子,全都丟在了地上。

項偉強喘着粗氣,就問江柔說:「你今天不是結婚嗎,你老公呢?」

江柔卻摟住了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對他說:「就那個鄉巴佬,還想碰我呢,對了,項老闆,你之前跟我說的升職的事情,可不許騙我呀。」

項偉強摟着江柔的腰,重重地挺了進去,就喘着氣對她說:「放心,過幾天我就給你安排。」

我緊緊地握住了拳頭,心裡也感覺有一絲絞痛,有這樣一個性感的老婆,我自己不能上,卻便宜了這樣一頭死肥豬,而且還是在我的新婚之夜。

我在外面看着他們,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只能就這麼看着,生怕被他們發現。

項偉強跟江柔換了好幾個姿勢,最後似乎是累了,就躺在了床上。

江柔就馬上趴在了項偉強的身上,整張臉都埋進了他的兩腿之間。

我沒敢打擾他們,有些灰頭土臉地下了樓,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喝悶酒。

等我第二天睡醒出房間,卻發現丈母娘居然來了。

在我還沒有和江柔結婚之前,她就跟我見過好幾次,但是對我百般不滿意,數落我是農村人,沒出息。

現在看我出來之後,她馬上又翻着白眼對我說:「昨天不是在剛結婚,又去哪裡喝酒了,怎麼滿身都是酒氣。」

她說完之後,又對江柔說:「看看你找的什麼老公,成天喝得醉醺醺的,連房間在哪裡都不知道。」

江柔也不敢違拗她媽,只能好聲好氣地勸了幾句。

但是丈母娘卻不吃這套,還沒好氣地說了一句:「你的條件也不差,不知道你怎麼看上這種人的。」

現在我算是明白了,江柔根本就不想結婚,她跟我假結婚,一方面是想要應付她媽,另一方面是給她小三的身份打掩護。

丈母娘住進了家裡,不管是我做什麼事,她都顯得不高興,就連吃午飯的時候,都譏諷我是吃軟飯的。

這個詞非常刺耳,但我現在寄人籬下,根本就沒有辦法發泄,只能咬牙忍着。

但江柔這回卻幫我解了圍,說是這才剛結婚,過幾天就給我在公司裡面找個工作。

但丈母娘還沒有就此罷休,又說我們結婚的事情,還給我們下了死命令,說是一個星期之內一定要有個孩子。

她念叨個不停,我也在心裡嘀咕起來,我連她的身體都碰不到,更別說是懷孕了。

就算真是有了孩子,那我也是喜當爹而已。

一直等到晚上,我剛洗完澡,打算回我的小房間去休息,但江柔卻忽然給我發了一個短信來,讓我去她的房間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