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了你可以,那就留下點什麼東西當做個紀念吧,例如這個手指怎麼樣。」我現在對于田福會不會報復完全不怕,現在可是江城勢力清洗的最佳時機。

馬哥也不愧是這片小區的大哥,狠心下來還真的砍下了自己的一個手指頭。

看到他撿起來趕緊往外跑,我知道他還希望能夠接起來,不過這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任何的關係。

紅裙女子身上的藥物發作了,整個人躁動起來,不停地撫摸自己的身子。

我看到了這個樣子,趕緊將她送到洗手間想要給她清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