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姐,口說無憑啊,到時候你拿到了錢,一腳把我踢開的話,我就要面對秦逸夫的報復,這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我知道麗姐這種在社會浸泡久的人,反覆無常是很正常的。

麗姐握住我的堅挺,「小陵啊,麗姐我絕不會背叛你的,而且我現在不也把整個人都交給你了嗎。」

我笑了笑,「麗姐,我膽子小,怕惹事,不過我還是可以嘗試一下,行不行就不能確定了。」

雖然我答應了下來,但是我也不傻,麗姐想要驅狼吞虎,可是狼也不止能吃虎,也能吃人啊!

麗姐聽到我答應之後,心情大好,拉着我進入浴室,一起泡了一個鴛鴦浴,還做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