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知道我的丈夫跟我分居了很久了,最近我收到消息,他正在偷偷地找律師想跟我離婚,再有一個月就三年了。分居三年,再加一些其他的證據,恐怕我就要給淨身出戶。」

「我不能眼睜睜看着我被他一腳踢開。」

我詫異地看着麗姐,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麗姐如此狠毒的眼神,看到她是把她的丈夫給恨得不行。

我仔細地聽着麗姐說起了從前的事情,才得知了她與她丈夫之間的事情。

麗姐四年前還是海天會所的頭牌,有一次她現在的丈夫去海天會所找樂子,點了麗姐,畢竟有錢人對於當時的麗姐來說是高不可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