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還吃這樣的醋?」林語佳白了唐宇一眼,道。

「當然,誰叫那傢伙心懷不軌呢。」

「既然你都知道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的,那自然是跟其他的路人差不多咯,有什麼可說的?」

唐宇嘿嘿笑道:「我就喜歡佳佳這樣的態度。」

「呸,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