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景不長,唐宇睡沒超過一個鐘頭,人就被拽着耳朵揪了起來。

「輕點輕點,我現在人都是你的了就不能溫柔點,這麼兇悍當心以後沒男人要哈。」唐宇無奈的半閉着眼被拖了出去。

「什麼叫人是我的了,胡說八道!」林語佳心頭那個氣啊,一直拽着唐宇走到一樓客廳才鬆手,指着屋門道:「給我滾出去,有多遠滾多遠。」

「美女老闆,你這身睡衣哪哈……哪買的?」唐宇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道:「趕明兒給我買身男款的。」

「你做夢,讓你滾出去沒聽見啊?」林語佳簡直要氣瘋了,她覺得爸媽一定被下了降頭才塞給她這麼個玩意兒。

「哈……」唐宇又打了個哈欠,順勢往客廳的真皮沙發上一撲,道:「是做了個夢,剛夢見一條粉紅蕾絲胖次,還沒看清楚呢,就被你揪起來了。」

「唐!宇!」

「噓……小點聲,讓我睡個好覺,不然明天開車出狀況被扣工資你補償我?」

「你……」林語佳腦袋一陣發暈,她緩和了片刻後才深吸一口氣,道:「你給我聽好了!」她一字一頓的道:「你、被、解、雇、了!」

「我是你爸比每月兩千塊的高薪聘請來的、哈……」唐宇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道:「要是你敢解僱我、哈……我就把你穿粉色胖次的事說出去,去你公司門前頭吆喝,讓你公司員工都知道、哈……」

「啊!」林語佳簡直要抓狂了,尖叫一聲後拿起一個抱枕狠狠的砸到唐宇的頭上,抱枕嗖的一下彈起來,落到了EILISHA的白色地毯上,咕嚕嚕滾了兩下,滾回了林語佳的腳邊。

沙發上的唐宇打起了呼嚕……

「爸,我不管,這個無賴是你派給我的,明天無論如何您都得收回去。」林語佳就坐在唐宇睡覺的那個沙發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給她的父親、東悅集團的總裁林東打電話,難得露出了小女兒姿態,撒嬌道。

「什麼無賴?是唐宇先生!」反觀女兒的態度,林東則透出一絲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尊敬,語重心長的道:「對唐宇先生好一點。」

「爸!」林語佳態度堅硬起來,道:「如果你不幫我解決,我就以擅闖民宅的罪名報警把他抓起來。」

「佳佳!」林東一改溫和的語氣,嚴肅的道:「如果你敢亂來,我就任命、任命他當格語集團的總裁。」

「爸……你!」

「就這麼定了!」

嘟嘟……

電話里傳來了掛電話的忙音,林語佳滿臉不解加委屈的放下了電話,偏偏在打着呼嚕的唐宇還嘟囔了一句:「我想當總裁!」

「你做夢!」林語佳敗下陣來,冷哼一聲,轉身上樓回了自己的臥室里。

「嗯……」沙發上的唐宇含糊不清的嘟囔道:「胖次好看……」

也就幸虧林語佳上樓了,不然又得炸毛。

同時,那頭掛掉電話的林東,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面色緊張的妻子。

林太太道:「你,你怎麼把總裁的事也說出來了?唐宇先生不是不讓說嗎?」

「沒有,佳佳還不知道唐宇先生已經是她的頂頭上司了。」林東道:「我只是用這個威脅佳佳,不然佳佳真急了眼,以私闖民宅的罪名報警把唐宇先生抓起來,咱們的麻煩那才真是大了。」

「唐宇先生的身手我不否認,但是他的背景……到底是什麼來頭呢?」林太太眼底有些擔憂:「把他放在女兒身邊,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還有比這更糟糕的狀況嗎?」林東道:「憑一人之力殺了齊新海請來的六名僱傭兵。嗜血啊,那可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僱傭兵組織,唐宇眼都不眨一下說殺就殺,如今外頭半點風聲都沒有,連個新聞都沒上,你說這唐宇是什麼來頭?」

林太太緩緩點了點頭,一顆心落了下去。

「不管如何,昨天晚上要是沒碰見唐宇先生,咱倆今天可就上新聞了。還是橫屍荒野的新聞!」

「沒錯!」林太太道:「回頭你私下給唐宇先生打個電話說兩句好聽的,讓他千萬別跟佳佳計較。」

林東點點頭,面上疲憊之色嚴重,與林太太一起,歇下了。

……

今天的格語集團沸騰了!

從林語佳踏進公司大門起,員工在恭敬的向她打招呼時,都會再詫異的看向他們副總裁身後的那位青年。

穿一身皺皺巴巴的衣服,頂着個雞窩頭,兩手抄在褲兜里,走路還一搖三晃的,吹着口哨,典型的小痞子。

臨上電梯前,林語佳的忍耐到了極限,轉頭冷冷的道:「司機有專屬值班室,我找人帶你去。」

「美女老闆在哪我在哪!」唐宇晃着腦袋,嘿嘿笑道:「這是你粉色……額,你爸比安排的。」

「……」林語佳擔心這個無賴說出什麼不好聽的來,深吸了一口氣,拿出一張卡遞給唐宇,咬牙切齒的道:「那你先在公司轉轉,好歹熟悉一下公司環境,一會兒附近的商場開門,去買身衣服,再去理個髮,這總可以吧?」

能打發離開多久,就打發離開多久吧。林語佳覺得她此時哪怕能一分鐘看不見這個無賴,這一分鐘都是幸福的。

「嘿嘿,謝謝美女老闆!」

「不准叫我美女老闆!」

「美女!」

「不准叫我美女!!」林語佳覺得她維持的形象差點就保不住,在最後關頭還是把氣壓了下去,低聲吼道。

「知道了老闆!」何泫笑嘻嘻的道:「你那睡衣什麼牌子的?我買身同款……」

林語佳轉身進了電梯,並在唐宇企圖邁進來前抬腳踹了出去。

忍耐總是有限的……

唐宇訕訕的摸了摸鼻子,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自來熟的跟剛到電梯口的幾位員工打着招呼。

「大家好,我是美女老闆的貼身……哦,還沒貼身,是專屬司機!很高興認識諸位。」

剛到公司還沒聽說什麼的這幾位集體懵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