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現在!立刻!馬上從我家裡出去!」一名身材高挑,氣質冷艷的女子豐滿的胸部一起一伏的,怒道:「唐宇,我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來頭,現在立刻給我出去!」

這女子名叫林語佳,是格語集團的副總裁,因為今天上午去臨省參加會議的原因,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了條TYFMODE的裙子,戴着Buccellati的項鍊、一副德米亞尼的耳釘,腳上穿了一雙Berluti的白色高跟鞋,整體看上去華貴而不失典雅。站在那裡即使表情再冷冰冰的,也絕對是一絕佳的美人。

反觀這位叫唐宇的青年,二十出頭的年紀,穿了一身搭配完全沒格調的休閒服,腳上一雙運動鞋半新不舊的,還沾了兩滴不明污漬,倆人一看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爸比讓我跟你住一起的。」唐宇兩手插在褲兜里,一副吊兒郎當的德性,跟眼前的美女一本正經的講道理:「眼看天就黑了,不住你家我住哪?」

「愛住哪住哪!五星級酒店或者租房子隨便你,反正不准你踏進我房門半步。」林語佳冷冷的道:「費用我可以給你報銷。」

「你爸比……」

「閉嘴!」林語佳怒氣沖沖的說完,轉身踏上別墅的台階,快速的按下一串密碼開門進去,臨跨進門之前還轉身凶道:「不准跟進來!」

進門後的林語佳胸口的氣難平,兩個小時前她不過是回家看望意外受傷的父親,誰知爸媽卻莫名其妙的硬塞給她一名司機。

林語佳自是不同意的,奈何媽媽搬出了已故的外公來壓她,最後她只得硬着頭皮答應下來。

從爸媽家出來,林語佳之所以答應唐宇送她回來,純粹是想看一下他的駕駛水平,打算找機會出言打擊一二,希望這個來路不明的人識趣一點,主動辭去這所謂的司機職位,沒想到唐宇看起來一副不靠譜的德性,駕駛水平卻讓她刮目相看。

心中才稍微有點動搖,誰知這唐宇送她到家下車後,不但沒有要離開的架勢,還打算住進她獨自居住的別墅,跟她同住一個屋檐下,林語佳便不能忍了,這才有了開頭那一幕。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唐宇才『嗷兒』了一嗓子,剛往前竄了一步,就感覺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餵?」唐宇不得不終止尾隨進屋的行動,拿出了電話。

接電話的同時看了一眼林語佳別墅的院子,院子裡種着不少名貴花草,一看就是專門請人打理過的,井井有條,錯落有致。只是他此刻完全沒心思欣賞,尿急着呢。

一邊接着電話,唐宇選了棵看起來較為茂密的不明植物,走過去對着這株植物解開了褲腰帶。

「臭小子!」電話那頭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

「老頭兒?」唐宇一邊放水,一邊咧嘴笑:「我上午才買的新電話卡,這天還沒黑你就知道了?」

「臭小子,你幹的好事!」

「好事?」唐宇解決着尿急的問題,一臉的舒坦,嬉皮笑臉的道:「干好事可不是我的風格,這多傷天害理啊。明說吧,我闖什麼禍了?」

「嗜血的那幾名僱傭兵難道不是你殺的?」那頭傳來憤怒的咆哮聲。

「是啊,這也不是干好事啊!」唐宇一隻手系腰帶,系的還蠻溜,同時跟電話那頭的人耍嘴皮子,道。

「殺就殺了,為什麼在現場留下我的徽章?你皮癢了是吧?什麼時候從我這偷走的徽章?」

「嘿嘿,老頭兒,我這不是擔心你上了年紀骨頭都軸了,讓你多出去活動活動嘛,你整天待在別墅裡頭抽旱煙喝二鍋頭,血脂血糖血壓一個控制不住嗖就上去了,出去活動活動,見見血,有益健康。」

「個臭小子,才從本部出去不到兩天就給我惹事……」

「還不是被您踹出來的?我倒是樂意繼續留在部里,您老非得說我沒人味兒了,讓我出來沾點煙火氣。沒想到剛到這什麼海市,就碰見了嗜血的雜碎們,就順手削弱了一下他們的力量。嘿嘿,這麼一說還真是幹了件好事,您不獎勵獎勵我,給發個兩百塊就能封頂的大紅包?」

「滾,回來非扒了你的皮。」

電話掛了,唐宇吹着口哨把手機揣兜里,開始打量以後要常住在此的別墅。

「比老頭那別墅可差遠了,湊合住吧。」

林語佳摔門進屋後透過隔音極強的落地玻璃往外看了一眼,沒看見唐宇,便以為他識趣的離開了,嘴角微微掛了一抹得逞的微笑:「哼,跟我斗!」

今天上午去外地參加了一個會展,中午時得知她老爸出了點小事故受了傷,就火急火燎的從外地趕回來去看爸媽,可以說連休息都沒休息一下。

唐宇這個意外以後可以慢慢收拾,但她忙了一天覺得渾身黏糊糊的,哪都不得勁,便直接去了自己在二樓的臥室,準備放水泡個熱水澡。

唐宇在院子裡轉了一圈後又回到別墅正門前頭,仰頭看着二層的窗戶搓手。

「這麼好爬的房子要是能攔住老子,這十幾年的訓練真是白瞎了。」嘟囔完,後退幾步,腳下猛地一蹬,整個人此時的氣勢完全變了,如同追捕獵物的獵豹一樣,嗖的一下就彈了出去。

腳在潔白的牆面上一蹬,猛地往上一竄,人就掛在了二樓的某個窗戶上。

整個過程,連半點聲音都沒發出,要說唯一留下了點痕跡的話,那就是雪白的牆面上多了幾個黑腳印。

窗戶是開着的,正好省事,不然他還得從鞋底掏針出來開鎖。唐宇滿意的點點頭,胳膊微微一用力,整個人如同猿猴一樣靈巧的一個翻身,悄無聲息的落到了裝飾豪華的臥室地面上。

「欸?不對……」

唐宇看着滿屋子粉色系列的裝飾,再看看隨意扔在床上的衣服,不正是剛剛林語佳穿在身上的那套嗎?

「這是那美妮子的房間啊……」唐宇走過去,用手指勾起了一條最起碼也得是C罩杯的粉色bra,有點意外,嘟囔道:「沒想到這麼一位冰山美人,內心還住着一枚粉紅小公舉……」

「啊!!!」

一聲尖叫從身後傳來,唐宇嚇了一跳,轉頭一看頓時氣道:「你怎麼還圍着浴巾啊?」

「你……滾出去,流氓,色狼,變態!」放好熱水、撒好玫瑰花瓣的林語佳正準備進浴缸,突然發現忘了拿換洗的衣服進去,便圍上浴巾走了出來,誰知道一出浴室門就看見她房間裡站了個男的,一時驚嚇,尖叫出聲。  

「好好好,我滾,我滾,你別踢,再踢就暴露你那粉色蕾絲的胖次了。」唐宇連連告饒,這女人氣急了真是什麼事都乾的出來,幹什麼事都不過腦子的,沒穿衣服還抬腳踢他,有本事再踢兩腳試試?他保證蹲下去隨便她踢,還不會還手!

「啊……滾,滾!」

砰的一聲,身後的房門關上了。

唐宇摸了摸快被震出血的耳朵,連個彎都沒轉,直接推開對面一間臥室的門走了進去,撲倒在了床上。

麻蛋,昨晚一宿沒睡,今天白天也沒睡,困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