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見你骨骼精奇,是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嗯,我這有一串絕世珍寶,與你有緣,就一百塊賣給你……如何?」火車站,一個穿着邋遢的老頭子扯着劉陽的衣袖,將一串手鍊塞給他。

那手鍊上穿着九顆「佛珠」,乍一看,還像模像樣,但仔細一看,尼瑪,其中好幾顆上面的油漆都掉落了一半,露出裡面黑黢黢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這種東西,不用看,就是造假的劣質品。

這種老騙子,想要騙我麼?開玩笑!

「老頭,走點心吧……你看,油漆都掉了……我不需要!」劉陽手鍊準備塞給老頭,但沒想到其中兩顆佛珠上露出的尖刺,居然將劉陽的手掌都扎的流血了,簡直太真倒霉了。

劉陽大學畢業一年了,四處找工作,但投了無數的簡歷,都石沉大海,回農村老家呆了一個月之後,還是決定再出來闖一闖,遇到個老騙子還將手扎流血。只是,劉陽沒注意到的是,那兩顆佛珠碰到劉陽的血液之後,閃爍了一道隱約的流光。

看着劉陽手掌上的血珠,老頭也有些尷尬,訕訕一笑,「哎,遇到行家了!不好意思啊,你看你的手都被扎流血了,既然這樣,送給你結個善緣好了!祝你紅紅火火,鴻運當頭。」說罷,老頭將手鍊朝劉陽手裡一塞,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咦!這奇了怪了!

劉陽眼神朝四處掃了一圈,周圍明明就只有這麼幾個人,老頭這麼快就不見了?劉陽看着手裡的手鍊,本來準備隨手丟了,但周圍卻沒有垃圾桶,就隨手揣進褲兜里。

上了火車,劉陽旁邊的位置是空着的,劉陽索性倒頭睡下。但劉陽不知道是,揣在褲兜里的那串佛珠,其中的兩顆散發着一陣微弱的金色光芒,下一刻,便消失不見。

劉陽一覺迷迷糊糊中,感覺一片濃郁的佛光將自己籠罩,兩道金光眨眼間打入到自己身體裡,全身舒坦。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個甜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先生,你好,醒一下,你睡了我的座位!」

嗯?

劉陽睜開眼睛一看,黑色小西裝,藍色包臀短裙,纖細的小蠻腰,加上黑色絲襪包-裹的長腿,紅唇皓齒……好一個美妙的佳人。因為此刻美女是彎腰在叫喚劉陽,領口之下,美妙的風景若隱若現,看得劉陽一陣熱血沸騰。

「啊,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劉陽一邊忙不迭的道歉,一邊睜着坐起來。不過就在起身的瞬間,劉陽眼角一道淡淡的金光一閃,當他再次朝美女身上一掃,頓時驚叫起來,「啊……你……」

美女的衣服了,不見了?

可不是麼?此刻,劉陽看得清清楚楚,眼前美女全身沒有任何遮攔,完美的曲線,玲瓏身段,甚至,肩膀上幾顆小黑痣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

這怎麼回事?

「額,先生?你沒事吧?」劉陽一聲尖叫,將美女嚇唬了一大跳,連忙溫柔的詢問道。

劉陽連忙揉了揉眼睛,「我沒事,我沒事!」而隨着劉陽一揉雙眼,劉陽眼前的美景頓時消失了,美女身上還是穿着小西裝,短裙。

熱情的幫美女將行李箱放好之後,劉陽心中的震驚還沒平息下來。自己怎麼能看透美女的衣服?難道是自己眼花了?

為了驗證,劉陽再次將目光轉向旁邊的美女,雙眼盯着美女的胸前。果然,不到三秒,美女的小西裝逐漸淡化,然後是薄薄的襯衣,然後是……咳咳,很白,很發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