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手裡拿着兩件風衣,一左一右,笑的異常的詭異。

「你想說什麼?」徐子雪面色陰冷的盯着她。

李佩佩在她的身邊繞了一圈,說道:「我是喜歡去夜總會,在那裡有可能釣到有用的凱子。可你,去那裡,我就不知道了。」

「什麼意思?」她蹙着眉頭,手裡微微有了細汗。

她站在了徐子雪的面前,揚起下巴,「顧城皓在調查安意歡出事的事情,他們懷疑的對象是一個穿着黑色風衣,就像這件一樣,」她抬高了手臂,說道:「我都很好奇,那副眼鏡也和我出奇的相似。我又在想誰的品味會和我一樣呢,果然住久了,我們都互相影響了,你的衣服和我撞了。只是~」她故意拖長了尾音,說道:「那天晚上,你為什麼也去了那裡,你去做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