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意歡渾身赤果的躺在泥水溝里,雨水沖刷着她身上紅色的傷痕,乾裂的嘴唇輕輕張了張,說不出一個語調。

「噠噠噠……」腳步聲傳了過來,由最先的急促,到後來的輕緩。

眼前的一幕,顧城皓心猛然間被人用針狠狠地刺傷,鮮血淋淋。他脫掉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裹住了她的身體。

安意歡就像一個布偶娃娃,任由他擺布,僵硬的身體,不像一個活人。看着遍體鱗傷的安意歡,顧城皓手足無措。雨水越來越大,他抱着她,跪在泥潭之中,喃喃自語的說道:「是我的錯,不該離開你的,不該離開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嘩啦啦的雨水毫無留情的拍打着他的臉龐,噼里啪啦,停留在青苔上的小蝸牛最後還是被雨水衝進了下水道里,沒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