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佩看着安意歡,笑着點點頭,這對她來說沒什麼而已。安意歡將門關上,趙毅從他的房間出來,安意歡笑道:「看,房間裝飾的怎麼樣?」

「還不錯。」趙毅笑道。

「我預定了一個地方,下午去。 」她挑動着眉毛,「去試婚紗。」

「我都忘記了,我們還沒有試婚紗。」

「你忘記了,好過分。」安意歡癟着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