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的玻璃窗前站着一名女子,白色的吊帶睡裙,在漆黑的夜裡尤其的顯目。未乾的頭髮,水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板上。皎潔的月光灑在她的臉上,一張精緻的臉龐無可挑剔,但是那一雙美眸卻空洞至極。

「嘀……」

窗外一輛黑色的轎車開進了別墅里,在這個漆黑的夜裡,那束光顯得尤其的顯眼。下車的是一個女子,逆着光看不清楚模樣,但着裝很是性感。車裡又走出了一個人,黑暗與他融為一體,散發着冷厲狠絕的氣息。

男子整個重心栽到女子的身上,若有若無的瞟到了二樓的窗戶。一旁的女子香肩半裸,似有似無的迎合,兩人相擁在一起。

他回來了!可……他怎麼會……

女子赤着腳,臉上露出一抹苦澀,但更多的是驚慌,她慌亂地躺在了床上,被子緊緊的裹住自己的身體,雙手顫抖的拉住被角,神經緊繃,緊閉着眼睛,咬着嘴唇不敢亂動。

「咯吱~」

一絲微光透了進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安意歡!」隨着一聲暴力的怒吼,女子身上的被子被扯掉扔在了地上。

就算在黑夜裡她也能感受到他那冰冷而凌厲的眼眸,挺拔偉岸的身姿投下一片的陰影將她籠罩在他的黑暗裡。

「過來!」命令而沒有絲毫感情的語氣。

安意歡忍住害怕爬到了他的面前,男子狠戾的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

「說,你今天去了哪裡。」

「我……」他的力道之大,下巴被捏的生疼,嘴巴艱難的開口道:「我,沒,沒有出去……」

「是嗎?」他手上的力氣又大了一度,嘴角邊的嘲諷顯得那麼的刺眼。顧城皓手指尖繞着她的髮絲,帶有蠱惑的氣息再次的問道:「你今天去了哪裡?」

明明是很溫柔的聲音,卻讓安意歡渾身顫抖了一下,她搖着頭,她不能告訴他,如果被他知道她去了醫院,一定會查到她一直隱瞞的事情,可,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的。就算如此,她也願意守住一時的安心。

男子的眸子微微一斂,幽暗深邃的雙眸變得越加的寒冷。安意歡被他狠狠的從床上拉了下來,如同破布娃娃一般扔在地上。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她的頭撞擊在冰冷的地板上,一陣眩暈,視線模糊不清。

健壯的身軀突然間將她壓倒在地板上,她惶恐的看到他眼中的欲望,不可以。她開始掙扎脫身,但是她的力氣終究單薄。

「反抗?」

男子的領帶已經扯掉,露出半個胸脯,身上是濃重的酒味,栗色的頭髮垂在眼前,遮擋着他冰冷的雙眸。

她害怕他此時的模樣,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開了身上的男子,躲在了牆角的地方,捲縮着身體,抱着膝蓋隱藏在黑暗中。

「我沒有,沒有說謊,我哪裡也沒有去,你不要生氣。」她目光瑩瑩的看着他。

窗戶沒有關,風吹動着窗簾飛揚了起來,皎潔的月光灑在房中,若隱若現的看到被帘子遮擋着的嬌小身影。

顧城皓扶額,被這一陣冷風似乎吹走了醉意,目光變得清冷起來,額前的劉海遮住了他的神情。他嘴角微微上揚了一個弧度,帶着一份諷刺,撿起地板上的西服,緩緩地轉過了身體。手搭在門把上,聲音略略嘶啞的說道:「安意歡,我真的不清楚你對我說的哪一句話才是真的,你對我可有半點的真誠。」

那年夏季,簡陋的出租房內,他看到的是自己最信任的女人和一個陌生的男子睡在一起。或許她以前對他說的話都是謊言,玩弄着他的真心。如今他怎會輕易的相信她,一個滿口謊話的人,他要讓她知道欺騙他的後果,就算與她糾纏一生,他也不會放走她,讓她為此贖罪一輩子。

「我……」安意歡抬頭看他的時候,他已經走了出去,嘴角邊露出一抹的苦笑,「我說我愛你,你還會相信我嗎。」

她赤着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感覺不到一絲的冷意,走到了窗戶邊,看到樓下的一輛黑色的轎車開了出去,漸漸地消失在視線中。突然間感到了一陣放鬆,是的,她害怕他,可是好笑的是他曾經是她拼命也要在一起的人。

如果她從未遇見過他,那該多好,可惜世上沒有如果,只有一幕幕無比殘忍的現實。

安意歡的手撫在自己的小腹處,神情似水,喃喃的說道:「小傢伙,我們會有緣分相見嗎?」

天色微亮,躺在床上的女子滿頭的大汗,猛然之間睜開了眼睛,胸口跳動的很快。她又做夢了,夢中的她無論多麼歇斯底里的懇求,爸爸還是當着她的面從二十樓的天台上跳了下去。媽媽更是受不了打擊,在當夜也選擇割腕自殺。

死或許是一種解脫,這樣就不用面對這個世界的悲痛,可是有的人連死的權利都沒有,很不幸,她就是那樣的人。

對於爸爸被人揭發挪用了公款,她一直都不敢相信,可是為什麼大家都不給他們一個解釋的機會,就下了定義。

安意歡捂住了臉龐,耳邊響起了一陣的鈴聲是「藍天精神醫院」的電話,聽到護士的話,她慌亂的拿着一件外套就趕了過去。手機剛充上了電,上面有十幾通未接來電。

小言的病情更加的嚴重了,她因為自己的事情已經好多天沒有看望他了,安意歡既自責又愧疚,到了醫院的時候,護士見到了她拉着她走進小言的病房。

「安小姐,我不是給你打了很多電話嗎,你怎麼這麼久才過來,你要再這樣,我們只能將病人轉走了。」護士抱怨的說道。

安意歡一邊道歉,一邊加快腳步走到病房,當她打開了門,房間裡亂七八糟的。看到一個俊秀的十五六歲的少年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躲在一角,突然間扔掉了被子,跳了起來,大聲的喊道:「生日快樂,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