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們沒在一起,那他到哪裡去了?遲蕭,我跟你說,今天這件事情很重要,你可務必一定要在下午之前找到他。不然他精心談了半年的生意可就這麼毀了。」

就算宋佳如此說,而且事情也很嚴重。遲蕭自然為他擔心,可是眼底那副畫面似乎怎麼都過不去。心底不禁漸漸顫慄。嘆了口氣「好,我知道了,我儘量。」

「恩,辛苦你了。」宋佳那邊的話說完,遲蕭也就掛斷了電話。文曼會去哪兒?為什麼沒去公司,既然這件事情那麼重要,以文曼的性格是不會出現這樣的失誤或者不出席的,可是,今天他是怎麼了。反正手頭上也沒什麼事,談判完之後。蘇林看着遲蕭的臉色很不好看也很是擔心「你沒事吧。」

遲蕭搖了搖頭「我沒事,我有點其他的事情要處理,得出去一下,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去和莫崇說一下,我必須現在馬上離開。」

如果遲蕭這樣說的話,蘇林自然理解,「那好,我沒事,要不要我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