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豹頭鱷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納蘭玉堂的臉上,直接將他給扇得原地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體,接着跳轉過身來,目光兇狠盯着納蘭仁傑,這個它曾經的主人,發出了憤怒的暴吼聲。

渾身爆發出極為兇悍的氣息,直接將納蘭仁傑給鎖定了,很顯然已經將他當做敵人對待了,這種兇悍氣息是如此的熟悉,納蘭仁傑曾經多次帶領着豹頭鱷出去戰鬥,哪一次它不是如此的對待敵人。

可沒有想到這種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讓他欲哭無淚,幾乎是本能的擺出了戰鬥架勢。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