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天晴,你這個小賤人,我告訴你,陸家豈是你想悔婚就能悔婚的人家,不嫁你也得嫁!」

「我們老艾家怎麼就虧待你了,這麼多年供你吃供你穿,你幫一下你爸爸又怎麼樣了?跟你那個死去的媽一樣賤!」

「小賤人,你還跑,你給我站住,聽到沒有……」

身後不斷的傳來繼母梁翠婷的咆哮聲,艾天晴緊了緊背上的書包,倔強的頭也不回的逃離了艾家。

剛剛她從學校回來,爸爸和繼母就告訴她,給她安排了一門親事,嫁到什麼豪門之家陸家去。

艾天晴從來都不相信,這樣的好事梁翠婷會留給自己,而不是她的親生女兒艾美美,果然,追問之下她才得知,她要嫁得那個人,是陸家的老爺子,一個五十多歲的老男人!

實在是太過分了!她才23歲而已,爸爸竟然就想把她嫁給一個比他自己年紀還大的男人去做續弦!

想到這裡,艾天晴的眼眶就有些微紅了起來。

梁翠婷已經沒有再追出來了,艾天晴拐了個彎,往旁邊的小巷子裡走,剛走了沒多久,就突然聽到了一個異常的悶、哼聲。

「什麼聲音?!」

艾天晴頓住腳步,豎起耳朵聽,這聲音……好像是有人受傷了?

想着,艾天晴忍不住順着聲音的來源處走過去,小巷子裡沒有路燈,此刻天已經黑了,白色的月光下只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聲音好像是從車裡傳來的?

艾天晴想着,走上前去,車窗沒有關,她直接詢問道:「您好,請問您怎麼了?需要幫助嗎?」

車的駕駛座位上正坐着一個男人,天太黑,艾天晴看不清他的臉,只依稀感覺到了他的目光,正緊緊的盯着自己,凌厲異常。

這個男人一看就是長期身居高位,身上的氣息太凌烈了,她看不清他的臉,都能被他所散發出來的感覺迫了心神。

「您……需要幫忙嗎?」艾天晴有些遲疑,咬唇道:「我可以幫您打110!」

她說着,就要去掏口袋裡的手機。

「不必……」男人開了口,聲音有些低沉沙啞,但似乎是在壓抑着些什麼:「你上車,我的后座上有藥箱,你幫我拿一下……」

艾天晴點頭,感覺有些不妥,但看人家似乎真的不好受的樣子,她拉開后座的門,就坐了進去,隨後摸索着,終於在座位底下找到了一個箱子。

這個應該就是藥箱了!

「找到了!」艾天晴驚喜的開口:「是哪個藥?另外能把車裡的燈開一下嗎?我看不清!」

她說着,就準備打開藥箱,為男人找藥。

豈知,男人鬆開自己身上的安全帶,直接一步,就跨坐到了她的旁邊,隨即一個翻身,就將她壓住了……

他滾燙的身體貼近自己,一股異樣的感覺傳進了心裡,艾天晴震驚:「你……你……」

「對不起,我克制不住了……」男人輕聲在她耳邊呢喃道,隨後不再忍耐,低頭就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唔、唔……啊,不……」艾天晴頓時驚慌了起來,此刻她才明白過來這個男人到底想幹嘛。

「不要拒絕我,幫幫我……」男人的眸子火紅,隨後……

「啊,混蛋,你放開我……」艾天晴掙扎,拒絕着,卻怎麼也掙脫不開,她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

男人的唇吻上她的眼睛,霸道又強勢的開口道:「不許哭!」

緊接着,他……

「啊——」

「第一次?」男人猛地停頓,下意識的變得溫柔了許多:「我會輕點的……」

一個小時後,陸少銘終於滿足的低吼了一聲,這才放開了艾天晴……

感覺到男人終於結束,艾天晴連忙抓起旁邊的衣服,都顧不上擦臉上的淚痕,就急忙套在了身上,拉開車門,準備跑下車。

陸少銘發現她要離開,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別走!」

「啊……放開我,你這個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艾天晴嚇得半死,連忙雙手並用的掐他、拿書包猛地砸他的手。

陸少銘下意識的鬆開,艾天晴找准機會,拽着包包就匆忙逃走了,連頭也不敢回。

「女人,我會對你負責的!」陸少銘想要去追,又突然感覺這樣的自己並不合適,於是停了下來。

王八蛋,我才不要你負責!

艾天晴的眼淚再一次忍不住落了下來,她抬起腳步就往艾家跑,這裡離艾家不遠,而此刻的她衣衫不整,也根本沒有地方可去了……

她有些後悔,如果自己沒有那麼助人為樂就好了,在艾家裡最慘也不過是被梁翠婷打一頓而已,這樣也比失身給一個陌生男人要好的多!

甚至,她連那個男人長什麼樣都沒有看清,只能依稀感覺到他的眼神凌厲,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冷冽異常……

這個男人……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