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踢向那走在前面的腐屍時,那腐屍就像石柱一樣,沒有踢倒腐屍卻把她自己給震回來了。

姐倆抱在了一切。

等待着厄運的降臨。

就在那腐屍抓向她們時,姐倆閉上了眼睛。

等了一小會,沒有傳來被咬時的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