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在白虎的身上腐蝕了大片白虎皮毛,疼的白虎嗷嗷直叫。

秦羽正在得意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麼。

「臭蛇,哦不,是大蛇,還有呢!你的戰甲呢?」不要臉的問道。

巨蛇聽到這話都快哭了,心疼從腹部那塊龍鱗上卻下來一小塊,化成了一件黑色的戰。

秦羽笑着就要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