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她的心裡空了,好像已經沒有心了一樣,那顆心已經隨着懷裡的胖胖男生而去了。

「碧瑤師妹,我們該走了,那邊已經來信了,要我們儘快過去,已經催過好多次了。」宋文站在碧瑤的身後道。

此時他的心裡是非常開心的,眼前的這個坐在白虎椅子上的討厭蟲終於死了,也省的他親自己動手了,這是最好的結局。

碧瑤沒有動,頭依然枕在秦羽的腿上。

「碧瑤丫頭,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的同時,也要以大局為重啊!」錢姓老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