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沒有白天和黑夜,只有不斷下着的石頭雨和劍雨。

秦羽在這裡也不知道耽擱了多久。

似乎是一天,兩天,甚或是一個月兩個月。

他已經能衝到一百米的距離了,這裡下着的劍雨已經不是十米八米處那麼鬆散了。

這裡的劍雨不僅鋒利而且速度還比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