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孩子,天門明亮,天眼如炬,龍格體態,請恕老夫眼拙,你是……」老者看着他道。

秦羽也行了一個大禮道:「晚輩秦羽,見過前輩。」

「哦你叫秦羽,好,好,好,來這邊坐,都別站着了。」老者一連三個好字說道。

說的秦羽他莫名其妙,心想:「難道高人前輩說話,都是前言不搭後語嗎?還是我的文憑閱歷不夠,聽不懂他們說的那些仙話呢?」

帶着疑問和不解,坐在了那張孟加拉老虎皮上,從他一進門來,他就看見了這張老虎皮,一直就想坐上去感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