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這丫頭可真是什麼都敢說,什麼叫自從我走後啊!還你一個人在家,那豈不是直接的告訴她們,我從家離開後就去了你那裡,然後就你我兩個人在一起呆了一個月。」秦羽此時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下他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尤其是他三姐還在他身邊呢!

「不是,我……你……」秦羽結巴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時,親戚們聽見院子裡有陌生人的說話聲,便好奇的都走了出來。

「這位是?」秦羽的母親來到他身邊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