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現此時的自己就像是一個實體標本一樣,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身體的結構。

每一條脈絡顏色都不一樣。

這時他忽然看見,在他的丹田的位置,有一道金色的脈絡停留在那裡。

不過它不像其他脈絡那樣布滿全身。

好似一個種子生根發芽了一般盤踞在那裡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