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境,難道修為不是最重要的?在修為之上還有更高的一層,難道就是他說的意境,那意境究竟是什麼呢?」

這一入定便是三天的時間,在第三天的中午,秦羽真開了眼睛,在這一刻他明白了,老者說的意境是什麼了。

「所謂的意境,指的並不是一個人的思想,而是在思想之上的境界,就是人靈魂的升華,汪汪所有人只在乎外在的修煉高度,沒有注意到內在的修為,指的就是老者所說的意境。」

「這意境可以是天,可以是地,可以容納整個天地,這就是一個人應有的勢,沒有勢,就算這個人修為再高,也只是浮華而已,到最後就真的如老者所說的那樣,到最後只是一場空而已,修煉大屁最後,便會停滯不前,遇到不可逾越的瓶頸,從而滯納不前。」

秦羽看見手裡還拿着茶杯,裡面的茶依然飄散着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