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了一個星期了,終於可以出門透透氣了,雖然躺在碧瑤的床上很舒服,每天又有美女相伴,聞着她的體香,但終要有醒來的時候。

打開門走出了碧瑤的房間。

看見有一個人背對着他坐在院子裡面的涼亭里喝着什麼。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這幾天你睡得可好?」連三個問題從那人嘴裡傳來。

秦羽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此人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