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得他,撿起地上的石子,朝着樹上的猴子打去。

小猴子一個跳躍,從這個樹上跳到那棵樹上,秦羽一顆一顆的打着,就是打不到那該死的猴子,氣得他直跺腳。

而小猴子每次都能打到他,而且每次都打一個地方,疼的他眼淚橫流,摸着頭上隆起的大包。

忽然新生一計,打不到那猴子,又不能上樹去逮住它,對就這麼辦,都說猴子的好奇心比較大,就是不知道這裡的那隻死猴,是不是也這樣。

秦羽轉過身,沒有理會那猴子,而是朝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