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所以沒有拆開紗布,就是怕引起她們的懷疑。

暑假已經放了好幾天了,她們也該回去了,這天,在車站的大廳里,並排站着五個人,正是秦羽,李艷陽他們。

「好了老秦,我們的時間到了,就要檢票了,如果你覺得悶了,給我打個電話,我來接你。」李艷陽微笑道。

「是呀!秦大哥,我們走了,開學見哦。」李艷春說着還不忘使勁的在他的腰間掐了一下。

弄得秦羽眼睛瞪得老大,老臉憋得通紅硬是沒有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