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後,一開始伺候洋洋,他不禁感嘆,洋洋的更大,鼻血橫流的他趕緊將洋洋扶出了房間。

他怕自己在看下去,一定會流鼻血而死。

最後輪到李艷春了。

「哼,小妮子,這回你可落到我的手裡了,你說我該不該給你擦乾淨呢!乾脆就讓你這樣得了,明天起來熏死你自己,還說我想非禮你,我現在就是非禮你,你又能怎麼樣,你起來打我啊,你咬我啊!」秦羽一邊說着一邊拍了李艷春幾下。

過足了手癮的他給李艷春也收拾的乾乾淨淨,將她和洋洋放到了一起,回頭想想還是將婷婷抱回來,三個放一起好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