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啊!消受不起,剛才某人還在那跳神呢!如果我去你的大餐,怕壞肚子啊。」秦羽一動不動的道。

李艷陽一聽秦羽這麼妖道的說道,就氣不打一處來。

「哎,我說,你這人怎麼就這麼軸呢!你以為我願意領你去啊!趕緊的別廢話了,要不是婷婷她們非要我帶着你,就算你跪地求我,我都懶得理你。」李艷陽再次踢了一腳秦羽道。

秦羽坐了起來,微笑着看着他道:「那我就更不能去了,省得某人掐半拉眼珠子看不上我。」

看着秦羽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他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