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瑤一聽秦羽的話,便氣不打一處來,好像自己就是個潑婦似的。

「我……我懶得理你,這是我父親給你的,哼……」碧瑤將一塊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一塊牌子扔給了他。

秦羽接過那牌子看了看,牌子只有半個手掌大小,只見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仙》字。

再次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個仙字是刻在一條巨龍的嘴裡。

那龍刻畫的徐徐生輝,仿佛真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