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哥,然後呢,我們應該還要去注意什麼事情呢,你說說啊羽哥,你跟我們說說我們也好記住了。」

「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別人欺負到我們頭上了,不要管他是誰,一定要給我維護好我的羅盛懂了沒。」

我大聲說道:「我們的目標是征服社會動了沒有。」

我的這一句讓所有人都不自覺的興奮了起來,是啊,征服社會乃是我們最想要做到的目標,我們就是要做到這一點的,所以才會一直這麼努力的拼搏着。

一個事件告一段落了,這不是結局,這一切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