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寫着幾個大字,癌症晚期,看來是沒得救了,不過不要緊,最重要的對我來說是必死無疑的人我才肯要。

因為這樣子的話他們對於家人的牽掛更深,想要掙的錢的心更大,所以我剛一提出口她就回答到:「我告訴你,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有點錢,我真的很窮,還讓他跟着我一起活受罪,我真的很對不起他,所以我想要掙錢,先生你說我還可以掙一筆錢,是不是真的先生。」

他非常真誠的看着我說道,我點點頭告訴他是真的,說真的看了他的故事,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還要讓他跟着我去掙錢,而且還是掙那種會害死他的錢呢。

「如果我告訴你,我是在訓練一隻敢死隊的,你是不是會拒絕添加我們的敢死隊呢,當然你用不怕,我們是不強求任何人的,只要你想要當我們敢死隊的人,那麼你就會成功被我們收錄,如果你不想的話呢,我們也不會勉強你的,隨便你們就好了。」

我說完就要走考,我猜測這個傢伙八成會在我身後告訴我說:「先生,請讓我加入敢死隊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