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的時候都是啞巴一個,什麼事情都不會去干,什麼好事都沒有他的分,除了壞事以外,所以這就是被百姓們抓到的把柄。

誰也料想不到,這樣一個把柄竟然讓所有執法人員害怕的只有屈服了,而勝利的百姓當然是用這個換來了我的安全,所以執法人員當即定案了,不在審理此案了。

張浩笑笑的說了出來,我看着外頭好像不在動盪不安了,所以我當即決定這麼好的時候就應該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我們就這麼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而我這一睡就睡到了船到了,而且事情是三天之後的了。

我們一下船就四處尋找着接待我們的人,沒想到來的人居然是家炎,我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個小子居然妞泡了三四個還左擁右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