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前一腳踢到他的屁股之上說道:「現在我心情不好了。我懷疑我最信任的一個人出賣了我,我現在非常的不高興,可是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做才行,你說呢,我應該怎麼做才算是合適呢,你說啊。快說啊。」

我非常大聲地吼着阿浩,因為我想從他這裡獲取點答案來安慰我的心裡的答案,因為我不想事實就是那麼殘忍,殘忍到了我真的沒辦法接受的地步。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啊,如果不嫌棄的話,你就打我吧羽哥,來吧我支持得住啊。」

阿浩裝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看起來好像還真的很不錯,不過我知道這小子是裝出來的。

我一手排在了他的屁股上,不過我的手並不是空的,而是拽着一根皮帶完成的,我一下去,那小子疼的只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