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以那麼自私的,因為我肩負的責任還有很多很多,我現在只能在這裡祈禱,真的不要是你,真的真的不要是你,不然的話我真的得下手了。」

我在心裡默念着,家炎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在做什麼,也跟着我雙手合十,做起了禱告,不過看他的樣子還是很認真的,比我看起來還有模有樣的。

不過或許他以前就已經開始祈禱過了。

所以才會這樣,但是我也是很真心的在祈禱着這一切,因為我需要的不僅僅只是這麼多,我真的很貪心,我多麼希望魚和熊掌一起得到,我就不信我吃不下這兩樣,有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頂多撐死。

可是現在的事實卻不容的我隨便亂吃東西,因為我的肚子還是有限的,我一旦吃撐了,我立馬就得吐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