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一個人能夠真的是為了公司的話呢,而且那個收入的話呢,阿羽的份就是交給阿羽家裡的,不過呢,我先說了,那個幫忙的管理者只能有工資而已,如果膽敢違背我想要私自亂來的話,那麼你就得讓我幹掉的。」

阿浩說這話看着在場所有人,他也在注意着所有人看看誰才有可能是真的那個內奸,看來這小子也是急着要幹掉內奸,我看着都不知道該要說什麼才好,不過現在可真的是沒有辦法啊。

這小子看來還是很拼啊。我看着也是很高興啊。

「就這差事,風險那麼大你還想讓人來做,還沒有錢拿,你當我們羅盛的下一任老大是要來吃白飯的麼,張浩,你未免也太欺負我們羅盛了吧,怎麼說我們羅盛也是很有實力的,難道你以為我們會怕你麼,」

阿輝說着看了看阿浩,示意他繼續注意一下在場的所有人,嘴巴繼續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