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輝哥,剛剛…剛」這傢伙居然說話說的這麼結巴,我看了都不免為他捏了一把汗,這傢伙簡直是跟人家玩心跳嘛,關鍵的東西都不給我提出來,還一個都不提,真是急死人了,怎麼辦呢,看着真是不爽啊。

不過沒辦法,我還是聽聽他的消息回事什麼吧,畢竟我現在可是出不去的,我總不能一「死人」在街上活蹦亂跳的問別人消息吧,那樣估計所有人都要被活活嚇死的。

不過現在唯一能夠知道外面情況的也就只能從這個小子這裡獲取了,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能將就一點了。

「剛剛什麼啊。你不會說快點嗎,你小子再不快點說看老子不收拾你看看。」

我沒想到阿輝居然會跟我有同感,直接就是警告了這個小結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