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阿輝說了這麼多,還真的沒辦法想象這小子能夠說這麼多,不過阿輝說的話還真是句句屬實,每句話我都覺得這是真的,沒辦法。這傢伙就是能整。

「好,只要你輝哥說一句,那麼我們就去跟着你干,管他是誰呢,我都照樣把他解決了,一切看你輝哥的決定了,輝哥,你就帶領我們吧。」一個人站了起來說道。

我看着這是個好機會我們三個人就蹲在那邊尋找着看看誰的樣子最值得我們去懷疑的。

不過看起來沒有幾個人看起來該讓我懷疑的。

不過讓阿輝去帶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