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說着看了看眾人說道,可他依舊要說不說的樣子,都可以讓人去急死了。

不過他也樂得這麼做,好像做這種事情很有快感的樣子,沒想到他就這麼耗着時間看了看眾人說道:「羽哥今天剛剛告訴我,原來我們羅盛內部還有內奸,沒有想到那個內奸居然如此猖狂,屢屢侵犯我們羅盛,唉所以只要你們誰能夠幫忙把那個內奸揪出來,那麼,從今以後。這羅盛就會有一半是他的,因為羽哥非常嫉恨那個內奸。」

阿輝說着看了看全場所有人,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感覺到了陰寒,因為阿輝的眼睛卻是夠讓所有人為之而尖叫,那眼神實在是太恐怖了,看着都能夠把人給殺死的。

「什麼,我們羅生內部居然有內奸,我不相信,這些都是我們一起出來打拼的兄弟,怎麼可能還會有人是內奸呢,我不大相信的。我不希望去懷疑自己的兄弟。」

一個傻帽居然站出來,我看不清他是誰,不過聽他的聲音我就想先衝上去把他抓過來打一頓,他媽的哪有這麼白痴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