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駱駝還有家炎兩個人果然很不錯,他們兩個對這裡的壞境還算是熟悉,而且跟着他們一起跑動我並不覺得誰會拖累誰,因為我們的速度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可以共同前進後退。

不過我們現在可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們必須去躲在那家就在我的公司對面的酒店裡面等着看看羅盛裡面會有什麼樣的事情,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不過只要有什麼危險我們必須進去解決該解決的問題。

不過看現在這個樣子並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樣子。

我跟着他們兩個飛檐走壁,真的有點像是在拍攝武俠小說,不過這比武俠小說都浪費浪費了不好少的了,不過還是很容易適應的,我雖然是第一次這麼做,但是既然這次指揮是家炎,那麼我們現在都在受着他的指揮。

而我之所以讓他指揮是因為這件事情是他想出來的,既然是人家想出來的那就應該聽別人的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