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了,那你呢,還要繼續留守在這裡麼。

「嗯呢,這件事情雖然說起來容易不過幹起來確實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的,所以我門必須辦的乾淨利落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差錯的,」我補充到了。

確實我對於這個辦法是很看好的,因為有一點就是那個傢伙絕對是眼紅我現在的位置的,不然絕對不可能的,因為那個傢伙已經囂張得敢打我的電話過來了,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麼,居然敢如此囂張的樣子。

除了他不把我放在眼裡。

我還看到了他是一個非常浮躁的人,因為他非常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