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的發展史上都有記錄着所有公司所做的一切不好的行為。

「羽哥,我想說我認為對於這件事情我們不應該只是側重於一個方向努力你知道麼,我們不能夠側重於研究誰是內奸,對於我們來說,誰是內奸對於我們都不會有影響,因為他就是個人,我們現在應該要側重是怎麼把那個內奸給我抓出來,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他。」

鬼羅看着我說道,眼神裡面都是尊敬的意思,他看着我,我知道他是希望我會贊同他的意見。

我看了看其他人還有沒有誰還有話想要說。

看了半天還是真的沒有半個,不過這也是不礙事情的,因為這樣子的話呢,我可以更好的佩佩而談了,因為我早就有了屬於我自己的一番見解了,只是一直礙於時間問題都沒有提出來了,現在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