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這個傢伙他的所有動作都不是自己想出來的,每個月都會有一個電話打過來指揮他到底該要怎麼做才行。而我還有鬼羅判斷着這傢伙,可是就是不能夠查出這個傢伙是誰,只能找個機會抓到他,而且他一定就是我一直苦苦追逐的那個內鬼。

因為他們內鬼之間一定互相聯繫的,而且如果有什麼動作都不會單方面行動的,所以只要有什麼事情他們一定會一起來的,只不過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而已,我們想要抓出他們是誰,那就必須要從他們中間的一個出事,那才能引出他們的另一個人出現。

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讓家炎藏在最後面,就是要讓他摸不清楚,然後在他現身的時候能夠出其不意的把他抓住。」

阿輝非常失落的說着,確實,今天他們自定的行動已經失敗了,所以他會不開心我也是很能夠理解的。

不過這也是沒什麼的,畢竟事情總是要去面對的,這次機會沒了不代表我們會一直沒有機會抓捕這些內奸,只不過是機會而已,我們遲早會有更多的機會抓出他們這些內賊,我非常的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