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怎麼沒看見你因為鬼羅要隱藏起來就那麼難過呢,反倒是覺得你還是過得比較開心的,真不知道你家鬼羅你是不是真的把他當成自己人啊,真是值得懷疑啊,」

我看着阿浩我這是回敬他,誰讓他沒事說我演的很逼真,這傢伙真的該讓我去把他好好扁上一頓才行的,不過現在事情已經多少清楚了點,我對於他們所做的事情還是能夠理解的,畢竟他們做這些事情的難度有多大我是清楚的,我也知道那是有多麼辛苦,他們要犧牲的太多了。

我看着阿輝說道:「順便代替我向鬼羅問好哦,以前的事情讓他儘量別往心裡去了,現在大家一條心了,我還是很想請求得到他的原諒,」

我說的是真話,我確實這樣想的,畢竟以前對他確實是太狠了點,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了。

「羽哥,你不用說這些,鬼羅這個人懂得的,我跟他交談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其實他這個人很不錯,難怪浩哥那麼看重他,因為鬼羅這個人真的好的沒話說,他對於每一件事情都分得很清楚,我也向他道過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