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浩看着我居然還有膽量說出這種話來,他沒有告訴我,反倒還在那邊問我不知道麼。

我實在是很想抓住這個傢伙再打一頓了,看來是剛剛他女人打得太輕了,還是這小子天生就是這麼想死啊。

「我說阿浩啊,你沒有告訴我,還敢我問難道不知道麼,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懶得理會你在想什麼,但是,」

我深深吸上一口氣吼道:「你他媽的不是第一次這樣了我戳,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忘記告訴我,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找死啊,皮太厚了,還是最近日子很安逸很想讓人揍一頓啊,如果是的話,你就回答一聲,我立馬滿足你,你信不信,」

我抓着阿浩的肩膀說道:「尼瑪,剛剛還敢那麼問我,你要是沒那麼問我我還沒有什麼,你真是找死啊,居然那麼問我,我現在很想就這麼一拳把你打成肉泥,你信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