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知道,我潘新輝從跟你到現在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沒有,我對你怎麼樣你也是清楚的。

我做的事情全都是為了羅盛,你難道看不懂麼,現在內奸那麼多,外面敵人那麼多,我們這麼多活目標存在,必然是敵人攻擊的目標,只有減少了目標,他們才不會急着動手你知道沒有。」

阿輝居然比我還能說,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看着我,我還沒有想象到他居然有這麼多的話要說。

可是我還沒有張口就發現他現在又有什麼要說了,我相信阿輝,他確實從開始到現在對我還有羅盛都是非常真心的,我相信他做是有他的原因,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出事那就行了,那樣比什麼都好。

「羽哥我告訴你,你會知道麼,我暗中調查了許多,我在之前考慮過如果我們羽目張膽的去調查肯定會打草驚蛇的,語氣如此我們倒不如來打地下戰,這樣子的話儘量不驚動蛇,等着我們抓到他再一刀殺了了事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