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浩這就不爽,拿起手槍就是一槍,感情這小子把子彈不當子彈啊,開了一槍之後又是一槍,打的整支槍都熱的要命,不過我覺得這對這個殺手有點過輕了,因為他要我的命,所以,我也要了他的命也是不過分。

「你說不說,不說的話,羽天這裡就會有一具屍體,你信不信。」

我看着那個傢伙說道,看見他對我的態度也是那麼囂張,我氣憤的一腳踢中他的下巴,一腳踢過去就讓他嘴巴流了不少的鮮血,不過我不會就這麼放過他的。

我又是一腳揣進他的胸膛,不過我知道對他來說並不會有多少損傷,可是我怎麼可能就只踹一腳,把他放倒在地方,不住的踢踏着他的胸膛,知道我聽見了一塊胸膛骨斷裂了,我還是沒打算就此算了,我繼續踢着,阿浩看我這樣下去會把他踢死掉的。

趕忙拉住我說到:「要殺他也得等到你把消息問出來再說,你說是不是啊,你這樣下去我們今晚的冒險就白費了,你那麼辛苦的逃命也就算是白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