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可能就這樣回去的,因為肯定還有些頭目躲在後面,我們這次來7是要全部幹掉,並不打算給他們活路,因為他們的囂張已經惹怒我了,我絕對不要就這樣放過他們。

我要他們全部都死掉。

啊浩跟我有同感,拿着槍,完全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我們的彈夾已經打光了七八個了,可是子彈並不是問題,因為我在米國和越國都有一個兵工廠,子彈這種事情對我來說就像炒菜要加鹽一樣。

一路掃射到了最後一間鐵皮屋,瞬間,幾百顆子彈就已經把整個鐵皮屋打成一個巨大的篩子,裡面不時有血液噴射而出,我看着鮮紅的血液流出,心中的不爽就多少有了舒解,人也多少舒服了一點,但是還不夠,我心裡的不爽依舊沒能全部釋放,我要讓這群外省佬死掉,通通給我去死,這樣我才會舒服,我要殺雞敬猴,好你個城南陳建,敢唆使人來我的地盤上鬧事,看我秦羽不先把你這個槍手徹底解決掉,我就不叫秦羽。

一個小弟急急忙忙地跑過來跟我說到:「羽哥,那群城西外省佬現在在往城外逃跑,他們肯定是知道我們來了要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