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是誰啊,鐵豹。」

鐵豹剛剛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倒是因為這樣,此刻我對於這個男的充滿了興趣。

因為我認為他的身份一定不一樣,不過還是等着鐵豹自己對我親口回答比較好。

鐵豹又是一腳踹中他的胸口說道:「媽的,好好的社會人你不混,你不混就算了,還敢給我跑去當內奸,當執法人員的臥底很爽吧。」

鐵豹說完又是一槍廢了他整隻手臂。